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50年来首场UFO听证会,美国防部公布了什么“惊天秘密”?

2022-08-25 00:40:46 11888

摘要:5月17日的一场公开听证会上,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反恐、反间谍和反扩散小组(House Intelligence Counterterrorism,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Counterproliferation...

5月17日的一场公开听证会上,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反恐、反间谍和反扩散小组(House Intelligence Counterterrorism,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Counterproliferation Subcommittee)的委员听取了2名美国防部高级情报官员关于“不明空中现象”(Unidentified Aerical Phenomina,简称UAP,是美国政府对通常所说的不明飞行物UFO的称呼)的报告及其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陈述。

这是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国会首次就UAP举行公开听证会,也是继去年6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和美国海军领导下的工作组联合发布UAP的初步评估报告之后,美国官方就UAP进行的更近一步正式表态和“揭秘”。

出席这场UAP听证会的美国海军情报局副局长斯科特·布雷(Scott Bray)和负责情报和安全的美国防部副部长罗纳德·莫尔特里(Ronald S. Moultrie)。

“这次听证会的目的是让公众有机会直接听取情报界专家和领导对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谜团之一的意见,并以真相和透明来打破过度保密和猜测造成的恶性循环。”

不过事后,这场听证会并没有“冲上新闻头条”。从媒体的报道来看,这场50多年来的首次UAP听证会的确有些寡淡、缺乏爆点:官员们谨慎的措辞没有透露什么“惊天秘密”,也没有为大众提供更多茶余饭后的谈资,对于这些UAP的来源、是不是“外星人”等热门问题,更没有给出任何答案。

有些目击UFO是“假的”

听证会上,美海军情报局副局长斯科特·布雷介绍:“自21世纪初以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未经授权或身份不明的飞机或物体出现在军事控制训练区、训练场和其他指定空域。”

关于这一现象的根源,他归因于美国军方“消除对报告目击UAP、遭遇UAP行为的污名化”以及技术的进步。但这些UAP报告基本都只有质量不高的画面,如出现的时间短暂、画面不清晰等,缺乏更详尽的数据和报告,因此很难确定视频中为何物,而通过准确分析来解释这些现象的过程又颇为曲折,以至于现在还无法获得答案。

听证会上,布雷表示:“这是一个热门话题,关于这些物体可能是什么以及它们的起源有各种各样的理论……我们都好奇,渴望解开未知的秘密。而且作为一个终身的情报专业人士,我和其他任何人一样都迫切希望能立即对此做出解释。”

在听证会上,布雷展示了一段2019年在加利福尼亚海岸附近,从美海军“拉塞尔”号驱逐舰甲板上拍摄的视频片段。画面上有几个漂浮的绿色三角形漂浮在天空。

起初,调查人员无法解释这几个绿色三角形是什么。经过与近期的另一份UAP视频进行对比后,调查人员得出结论:“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三角形’与该地区的无人机系统相关……‘三角形’的外观是光线穿过夜视仪,然后被单反相机记录下来的结果。”

布雷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我们需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才能理解在UAP案例中看到的内容。”

这个案例也印证了去年6月那份报告所提到的UAP的五种可能来源:机载杂波(包括鸟类、气球、小型无人机或塑料袋等空中碎片);自然大气现象(冰晶、雨雪和一些红外雷达等可能记录的热波动);美国政府与行业的发展规划;外国对手系统;其他可能(目击过程短暂、信息太少、无法进行更准确的分类等)。

怕外星人,更怕他国秘密飞行器

2021年6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布了一份初步评估报告,披露了对2004年至2021年间报告的数十起神秘飞行物体的审查结果。

报告表示,一些飞行物体表现出了不寻常的飞行特征,它们似乎能在高空中保持静止,逆风移动、突然机动;或者是没有明显的动力装置、飞行控制面,却有着相当大的移动速度、机动性能。不过,这份UAP报告也声明,不能排除上述飞行特征是因为传感器错误、视频欺骗或观察者的误解造成的。

去年6月份发布的这份9页的报告,给出的初步结论是:现有报告“在很大程度上无法下定论”,并指出数量有限、前后不一致的数据给分析这些素材带来了挑战。报告提到大多数记录下的现象“确实为物理对象”;此外,也缺乏证据能说明这些物体来自国外。

对此,布雷在听证会上表示,针对这些UAP现象,美国国防部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和证据能够说明这些物体来自地外空间”,但同时布雷又表示,无法明确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没有对这是什么或不是什么做出任何假设。”

简而言之,布雷表示没有证据说明这些UAP是来自俄罗斯或中国的“黑科技”,也没有证据说明这些现象源自于太空旅行的外星人。

虽然报告中的多起案例都提到,这些飞行中的物体可能会对目击到的飞机的飞行安全构成威胁(11次“擦肩而过”,差点发生空中相撞事故),但在一些美国国会议员们眼中,更现实的威胁在于:如果某些UAP被最终确定为对美国进行军事侦察、情报收集的外国飞行器,或是潜在的对手正在通过一些手段展示超越美国的、具有突破性的航空航天新技术,那可就十分危险了。

尤其是,这些UAP报告中的大多数都是来自军事人员的目击报告,这似乎表明不明飞行物背后的人(不管是外星人还是外国人)仿佛对军事装备和设施特别感兴趣。

对于UFO为什么钟爱观察军事装备和军事设施,此前的评估报告中给出的解释是,只有军事区域才布置了尖端传感器,军机上装备了性能更佳的探测设备……这才能拍到UAP现象,也有了更大的概率因为传感器偏差,造成误报UAP。

虽然在听证会上布雷一再强调,这些不明飞行物的来源依然未知,无法确定是否来自俄罗斯、中国、其他国家或任何非政府实体的飞行物,但已有美国国会议员“浮想联翩”地联系到近年来俄罗斯等国家已经试验成功了高超声速武器技术。

公开听证会后的秘密小会

就这样,在这场近90分钟的公开听证会上,两位美国国防部官员既没有提到科幻爱好者和UFO爱好者们期待的“外星人飞碟”,也没有给出一些国会议员所期待的、关于“高级对手的潜在威胁”等问题的任何具体信息。此外,两位官员还拒绝公开讨论是否检测到了水下UAP。

但在公开听证会后还举行了一个不公开的机密会议。对此,布雷给出的解释是“我部门完全遵从对美国人民开放和负责的原则。但是,我们也肩负着保护敏感信息来源和相关技术的义务……我们不希望潜在的对手(通过公开的听证会)发现我们能够看到和理解的内容。不论我们得出怎样的结论,都必须根据具体情况谨慎考虑信息披露的程度。”

据称,在这个闭门会议上,美国国防部官员讨论了用于记录图像的摄像机和其他传感器的能力和局限性。自然,这个闭门会议又给这场听证会平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难道就这一话题真有什么不能向公众透露的“惊天秘密”?

一些美国媒体这样评论“不得不说,UAP这个议题确实是美国两党之间少有的能达成共识、开展合作的议题。”

这场听证会的主持人、担任美国反恐、反间谍和反扩散小组委员会主席的众议员安德烈·卡森(André Carson)表示,这些无法解释的物体可能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美国人民期望并有权要求政府和情报部门领导人认真评估和应对任何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尤其是那些我们不完全了解的风险……这项听证和监督工作的核心理念很简单:不明空中现象是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需要以认真的态度和方式对待。”

他的这番话或许可以被当做这场并无太多爆点、甚至缺乏实质性内容的听证会的最终定调。

组建全球化的UFO观测网

卡森所说的“认真的态度和方式”,也印证在另一名美国国防部官员、负责情报和安全的国防部副部长罗纳德·莫尔特里的表态上。在听证会上,莫尔特里表示:

未来的部分工作是确保对军事传感器进行校准,以尽可能多地记录UAP相关信息,而更好、更高保真度的数据将使美国国防部能够就不明现象得出更准确的结论。

2021年11月,美国国防部宣布成立AOIMSG,并表示将非常认真地对待UAP报告,对任何空中物体,无论是已识别的还是未识别的都会一一进行调查。

2021年11月,美国国防部成立机载目标识别和管理同步小组 (Airborne Object Identification and Management Synchronization Group,简称AOIMSG),全面接管了此前由美海军牵头的UAP工作组。

AOIMSG的工作是监测、识别和确定特殊用途空域中其感兴趣的任何物体,并评估和减轻这些物体对飞行安全和国家安全的威胁。这一工作的首要前提是“标准化”,通过标准化的数据收集程序来检测、标记和识别这些物体,随后进行上报、分析等工作。

按照美国国防部的说法,长期以来,遇到或目击UAP在美国军队中被当做“笑话”(或者说,没有被严肃认真地对待)。在飞行员群体中,这样的遭遇被赋予了“耻辱色彩”。

目前AOIMSG正与更多机构开展合作,试图编织起一张UAP观测网。其中已经达成的合作对象包括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等,接下来计划合作的对象包括美国能源部、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美国缉毒局、NASA和美国国家实验室等。此外,AOIMSG还计划将这张UAP观测网铺展到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中。

此前美军飞行员对遭遇UAP的经历常常保持沉默,而今美国国防部要求上报,并表示会严肃认真看待。

除了AOIMSG的工作外,美国国防部就UAP的另一项重点工作是“竭力消除美军中围绕上报UAP存在的‘耻辱文化’”。

这也是听证会上两名军方人员一再强调的:“我们知道军人遇到了不明空中现象,但他们在感到困惑的同时又不愿谈及这些经历。因为军中一直存在将报告不明飞行物的飞行员污名化的文化。我们的目标就是通过将操作员和任务人员整合到标准化的数据收集过程中来消除这种污名,国防部正在以开放的心态来看待每起UAP事件的可能原因。”

美国军方为何态度大变?

此外在公开听证会上,布雷还坦言:美军从未尝试与这些不明飞行物进行通信,也从未探测到来自这些飞行物的任何通信信号,从未从这些不明飞行物上收集过任何残骸。

在许多情况下,“他们似乎是无人驾驶的物体,不确定是否在控制下飞行。所以我们没有尝试与它进行任何沟通。UAP也从未与美国飞机相撞,但至少有11起未遂事件,美国也从未向UAP发射过武器。”

最近的这场公开听证会以及2021年6月所发布的那份报告,且不说会议与报告内容是否有“实锤”,对于美国民众来说,这样的回应起码凸显了官方对UAP“认真、透明”的态度。美国媒体这样评论:在20世纪40年代的“罗斯维尔飞碟事件”发生后,美国官方曾花费数十年时间来隐瞒真相、误导公众,并且直到半个世纪后才披露了相关报告;而眼下,官方不仅正视这一问题,而且表示要以专业、冷静、认真、公开的方式来对待UAP。两相对比,简直是180度的大转变。

小镇罗斯维尔已经是外星人和飞碟事件的重要符号。

根据20世纪90年代美国官方公布的最终调查报告,坠落在罗斯维尔的飞碟残骸其实是美国空军对苏监测核试验爆炸冲击波的莫古尔(Mogul)高空侦察气球。只不过为了隐藏这个高度机密的项目,美国军方“顺水推舟”地放任了当时媒体的错误报道以误导外界(包括苏联)。至于“外星人”,则是美国诸多飞行测试中常用到的假人。

不过这份时隔半个世纪才公布的调查报告甫一公布,便就有声音表示“这是美国军方的再次撒谎,以掩盖真实的飞碟情况”。虽然这份翔实的报告对“罗斯维尔事件”做了盖棺定论,但关于它的传说依旧长盛不衰。

回顾历史,美国曾在1952年3月至1969年12月实施了针对UFO的“蓝皮书计划”(Project Blue Book,后来还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该计划在得出了“没有任何飞行物体被确认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结论后宣告结束。同时,在1966年,美国曾就UFO举行首次听证会,对当时在美国密歇根州发生的、有40余人观察到的“UFO”,官方最终解释是沼气造成的。

不过,虽然郑重召开了听证会,但美国军方对UAP现象依然并未给出有力、确切的解释。此外,今日美国军方对UAP的态度转变也让外界疑惑:到底是什么催生了美国军方的态度之变?又是怎样的UAP让美国军政界在半个多世纪后又焦虑于“威胁国家安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